ABOUT US

“硅谷的经济引擎能否复制?”

梁颖凖 Philip Leung, AAMA 珠三角分会副主席
2016-11-26
 

众所周知, 自上世纪中以来, 硅谷是世界领先的创新、高新技术产业和创业中心。时至今日,  硅谷已成为顶尖科技研究、科技企业的同义词. 可以理解,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垂涎三尺, 想要复制硅谷的经济引擎, 打造本土的硅谷蓝图, 籍以创造类似的经济实力。

我40年前首次定居硅谷,有些观察和结论, 希望与大家分享。


1谷演变历史  产业集群聚集 (Clustering)

1960年,三藩市 "金山湾"已经成为一个引起世界关注、杰出的技术中心,有着 如惠普和Fairchild半导体等的世界级公司。

斯坦福大学,为产学之间打造了桥梁,也让教授们跟上各个领域的最新尖端科技,孕育了许多世界级的公司,扮演创新宇宙的中枢。

到70年代末期,英特尔,AMD,Apple Computer和Applied Materials等公司成为推动技术的大军,也奠定了产业与大学合作模式。

在技术创新和创业领域上,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不寻常的化学反应开始发生了 ! 不过, 硅谷不是从此走上一条康庄大道, 前途一片光明。在全球经济动荡不安之际,它经历很多发展周期, 也饱经凔桑, 在外来竞争的洗礼后, 硅谷仍旧向前挺进,取得全球傲人的竞争优势。
 

(2) 硅谷生态系统

世界上许多地方想复制硅谷的经济引擎。 但是创造另一个硅谷将比任何人想象都难得多。这是因为硅谷的生态系统及文化的独特之处, 不仅仅是初创企业来得更复杂。

第一,它拥有效益临界量 (Critical Mass) 的串行收购者 (serial acquirers),从甲骨文、思科、惠普、英特尔等公司开始, 再加谷歌、Salesforce、 苹果、Facebook和LinkedIn等公司。已建立一股相当庞大的力量,这些硅谷公司集团,拥有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和前瞻性的远见,进行非常大型的并购。

第二,这些公司大力发展引领产业的颠覆性技术变革 (disruptive technology changes)。苹果和谷歌已经打乱了移动通信行业,谷歌和Facebook打乱了广告行业。苹果统治音乐产业。Tesla特斯拉打乱了汽车产业。Netflix,Airbnb,Uber和其他几十家公司试图将这种模式拓展到其他商业领域并引发无数企业的高额裂变, 产值超过百亿美元。

第三,硅谷是全球化、大规模、非常规的。硅谷有50万科技从业人员。如果提供支持基础设施服务商也计算在内的话,可能有一百万大军。这股劳动力是全球性的。几乎三分之二在硅谷工作的人是“外国工人”。他们从世界各地, 五湖四海迁徙到硅谷,带来了多样化的经验,他们也了解不同国家的行业如何运作。

硅谷的科技从业大军是多样化的、非常规的、叛逆的、怪异的......

 

(3) 硅谷掌握的成功因素

不下几百个城市试图复制 (翻版的) 硅谷。1960年代中期,在 New Jersey(新泽西州)的一间高科技公司联盟构想复制。他们招聘了被称为“硅谷之父”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和工程院长 Frederick Terman。特曼教授通过鼓励科学和工程部门共同努力,将它们与当地公司联系起来,并集中研究工业的需要,希望创造一个合作和信息交流的企业文化。

1990年,哈佛商学院教授Michael Porter提出了一种在现有研究型大学周围创建区域创新中心的新方法。他指出,相互关联的公司和专门供应商的地理集中度为某些行业提供了生产力和成本优势。波特假设,通过将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区域可以人为地发酵创新,从而实现知识、信息、资源等在网络中流动和传递。

UC Berkeley教授 AnnaLee Saxenian 在1994年出版的书中,分析企业文化和人脉关系的重要性。她也比较硅谷与波士顿Route 128的演变,以解释为什么从未有一个地区曾成功复制硅谷的成功故事。

总而言之,硅谷的成功根源在于企业文化和人脉互动关系!

硅谷的跳槽率和公司形成率极高,其专业网络和轻松的信息交换,具有优势。硅谷的公司了解到,合作和竞争同时导致成功。硅谷的生态系统支持尝试、实验和冒险,并分享成功和失败的教训。

换句话说,硅谷是一个开放的系统 , 一个巨大的现实世界的社交网络,这个社交网络远于Facebook面世之前已经存在。

在过去的20年里, 硅谷科技创业公司中, 创办人有一个或多个出生在美国以外的专业人员占60%。这是美国整体的两倍 !像我个人案例来到硅谷的移民也发现它很容易适应和吸收。我们能够学习平等参与规则,创建自己的网络。现在,像谷歌这样的公司, 办公室像联合国一样, 人种众多。 他们的食堂不仅仅供应热狗和汉堡,他们还供应中国餐、印度、越南和墨西哥等地各式各样的食物.

20年前我曾住在Cupertino 市,Cupertino 的亚洲居民已超过50%;

当然,硅谷是一个很好的适宜居住的安居乐业的地方。良好的天气、山明水秀,并有Wine Country,许多国家公园和远足山径。这些有助于培养乐观和开放的文化。

 

(4) 硅谷可以翻版吗?

不少国家或城市有疑似硅谷的经济体系, 例如以色列, 波士顿,纽约等, 在过去半个世纪,世界上数百个城市和地区共同花费了百亿美元试图建立他们的硅谷版本, 然而暂时还没有一个成功经验。

以我愚见, 成功的先决条件包括以下四点:

  1. 强大的人力资源和人际网络;
  2. 鼓励创新、创业和科技的企业文化;
  3. 开放包容的系统,能海纳百川,接受来自五湖四海的人;
  4. 提供优质的安居乐业环境。

我自90年代回流香港, 20 年来致力于珠三角的经贸发展, 尤其是对外贸易, 引进外资、科技、与企业走出去的工作, 深深体会到, 珠三角要踏上经济发展成功之路,是必要资源整合, 尤其以深圳与香港整合为首要。此外,我的好友AAMA 亚杰商会会长余以恒先生 (Larry Yee)总喜欢说的那样,深圳就像帕洛阿尔托(美国加利福尼亚西部城市,靠近旧金山)或圣何塞(美国加利福尼亚西部一城市),而香港就像曼哈顿或三藩市。深圳和香港两个相邻城市的互补性很强,各具备自身世界一流的实力,整合和合作的策略会让这优势发展出让人惊喜的成果。

深港能携手合作,对于促进实现以上先决条件, 或多或少会起关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