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AMA

AAMA 导师专访|硅谷创业家、企业家、风投专家黄学思

更新日期:3月 29

Henry Wong中文名为黄学思,他解释自己名字的涵义是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第一次见到黄先生是在AAMA 董事卢恩泽律师发起的聚会上,他作为亚杰珠三角分会摇篮计划的导师参加了那次活动。那天,他到得很早,一见有人来,就热情的问候:“How are you?Niceto meet you!”通过那次活动,得知黄先生在美国已经41年了,是一名颇有成就的华人创投家。当时就很膜拜他,后来真的有机会采访他,感到无比的开心。


黄先生大概60岁左右,眼睛不大,但是却非常有神,透露着生意人的智慧和精明。他穿了一件黑色背带裤,但背带是鲜艳的黄,就像他的为人一样,时刻保持着激情活力。他的性格非常开朗,懂得如何营造气氛,所以整个采访过程非常轻松愉快。他能讲一部分普通话,采访的过程中,他会突然问我们“我中文怎么样,你们听得懂吗?”得到了我们肯定的答复后,他甚至会吐吐舌头,像个老顽童。

“创业是养猪不是养儿”

黄学思出生在香港,中学读完后赴美国犹他大学商学院攻读,获得学士学位,而后又获得旧金山金门大学电信管理专业MBA学位。我们开玩笑说他“博士没过”,他听懂后,自嘲道:“谢谢你们,挖苦我。我哥哥和弟弟都是博士,我是硕士,他们是黑马,我是黑羊,害群之马。”


硕士毕业后,黄学思曾在“财富100强”的IBM、Digital Equipment、Unisys等公司工作了8年。他说他跟“电脑大王”王安学到了很多东西,还跟现在思科的创始人在同一间办公室。在牛人云集的硅谷,黄学思积累了很多人脉。而后,他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黄学思的创业理念是:选择当时最先进的技术领域,创办公司,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功成身退。他曾先后创办5家公司并成功退出。

(1) 创办以ISDN技术为主的Combinet公司, 以1.6亿美元卖给Cisco。

(2) 创办CNetTechnology, 一家以太网硬件公司, 最终这家公司在台北股票市场公开上市。

(3) 创办XaQti(中文名: 实力电子), 专长做千兆以太网处理器芯片, 1999年7月被Vitesse公司以6500万美元购并。

(4) 创办IPCommunications公司, 专长研发VoIP网关, 后来卖给Ramp Networks, 后成为Nokia的一部分。

(5) 1999年创立了SS8Networks, 目前已计划申请IPO上市,但尚未完成。在比尔·克林顿当政期间,Henry Wong通过退出的方式为美国经济产生了10亿美金的贡献。


黄学思认为,在企业创立之初,就应该想到如何退出,如果IPO上市不容易,就要思考被并购的可能性。但对很多创业者而言,公司就像他们的孩子,他们要一路陪着它成长,看着它壮大,黄学思在公司成长后舍弃它,在我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当问到舍弃这些公司之后,会不会有不舍的感觉,黄学思脱口而出:“Wrong,wrong,都是错的,全部都是错的,开公司不是养儿而是养猪。”


黄学思表示,养儿子就会有爱,有爱就难以割舍,但是科技是不断更新的,一家公司开的时间长了就过期了,如昨天的包子一样,必须懂得在合适的时机放手。“我不会对所创的公司倾注过多的感情,科技是一个不断更替的过程,而我的乐趣在于追逐新的机遇,所以即使有不舍,我也会选择离开。”


当然,黄学思所谓的“放手”,并不是不管公司的死活,而是让更加专业的人接手公司,他认为那样公司才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黄学思的“放手”之道,让我想起了中国的一句古话“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不改变就会被淘汰”

在我们看来,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一个技术性的企业,不到10年就会过期。技术一旦被取代,就没有价值。但是一个有价值的平台,却是一个长久的事业,不容易过期,也不该被放弃。黄学思笑道:“不愿意放弃公司的就是自大狂,科技公司是不可能不过期的”。一句“自大狂”引得大家笑声连连。


我们又接着问,像淘宝这样伟大的平台,如果黄先生接手,是否也会做几年就放弃。黄学思说:“阿里巴巴马云是在不断更新的,淘宝一直有新的元素注入,它变化的非常快。连我妈妈都很崇拜马云,说马云这个人很厉害。创业一定要改变,不改变就会被淘汰。只有不断改变,才能适应时代的脚步。纵观那些经久不衰的企业,IBM在不断地改变,AT&T(American Telephone & Telegraph)也在改变,惠普也改头换面,做出了改变。改变才能涅槃重生,不改变就会太老了,就需要休息去了。马云也在不断的创新,针对市场做出了很大的改变。”

回顾自己多年的经营心得,黄学思总结出了他的“五指山理论”:(1) 确定产品的市场大小与潜力;(2) 建立可实践创业计划的团队;(3)独特的技术与可做的范围;(4) 保证对客户的服务;(5) 人脉。


“这就是十万个为什么”

在美国硅谷,无论是从事创业还是投资,黄学思的成绩都非常卓越。他对高科技领域的敏锐嗅觉以及远见卓识,非常人所能比拟。对于如何发现先进的科技领域并参与其中,黄学思认为只需要一个字—问。黄学思从小就喜欢看书,喜欢思考,喜欢问为什么。“我妈妈告诉我,小时候我很喜欢看《十万个为什么》,老是问妈妈‘为什么’,妈妈很不耐烦的说‘shutup’。”一句“shutup”引得大家笑声连连。


黄学思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就跟“问”有很大的关系。“80年代早期,我发现上网的猫(Modem,调制解调器) 太慢了,就想知道为什么这么慢。我就去问别人,有人告诉我数字猫(Digital Modem) 会快一点,我就问什么是数字猫?为什么它快一点?哪里有?这就是‘十万个为什么’,一定要追溯到问题的根本。我问了很多人,才知道这种猫还没有得到广泛的推广,没有地方买。于是我就找到了相关的芯片,请了很多软件工程师和硬件工程师,将芯片和软件整合在一起,创造了ISDN (Integrated Service Digital Network,通过普通的铜缆以更高的速率和质量传输语音和数据) 技术,实现了数字猫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第一家公司诞生的过程。”


黄学思说,他从不放弃,如果找不到答案,他就要一直问,直到问出答案。当然,问问题也是一件很讲究的事,如果你不懂这个问题,怎么问问题就很重要。通常情况下,黄学思说他只问两个问题。“你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你回答不了,那我就去问别人。”

“我就是要能人所不能”

黄学思是硅谷非常有名的华人创投家,在风险投资领域,他也同样有很多成功的建树。他在车库创投、华晶创投、华钻创投,都有很多成功的投资案例。当我们问到可否分享一个成功的案例时,黄学思淘气的说:“我要跟你们讲一个比较困难的案例,随便讲一个例子没什么特别的,我不喜欢干没有挑战的事,我就是要能人所不能。”接着,黄学思娓娓道来,讲到精彩的地方,他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们的创投公司曾经资助了一家企业,当然,我不能透露这家公司的名字,是违法的。这家公司有两个创始人,一个印度人,一个爱尔兰人,都非常强势且顽固。有一天这两个人闹翻了,印度人回家拿了一把枪要杀爱尔兰人。他们打电话给创投公司求助‘怎么办,怎么办’。创投公司的委员会就问,‘这怎么办,太难搞了,没有人去,谁去搞’,我就说我去,我不怕。”讲到这里,黄学思不无自豪的说,“香港人我们什么没见过,刀刀枪枪,打打杀杀,很普通啦。六七十年代在香港,用西瓜刀在街头打架太平常了。”